快捷导航
搜索附件  

单克隆抗体技术.pdf

生物秀人才微信公众号

生物秀人才网——生物医药求职招聘专业平台!Job.bbioo.com

 

一图为你解读什么是精准医疗:
如果说“平价医疗法案”是奥巴马总统任期的最大成果之一,他于今年提出的“精准医疗计划”则是 锦上添花之举。从2014年非常热门的“转化医学”因奥巴马2015年年初的一个演讲,由于奥巴马在整个计划中只字未提“转化医学”,生命科学领域的风头 就这样被“精准医疗”盖过。

精准医疗到底多精准?政府界、科学界、企业界、媒体界又都是如何看待“精准医疗”这一高大上的梦想呢?生物探索编辑汇编了来自各界代表的观点,带你全方位认识各相关方对“精准医疗”的态度,以降低被忽悠的风险。

继奥巴马政府2015年1月20日发表的这一段话作为国情咨文后,我国北京天坛医院副院长王拥 军在一次学术会议上放了一记震撼弹,引爆了舆论圈:科技部决定在2030年前,共投入600亿元用于精准医疗发展。不过,生物探索编辑通过对卫计委、 CFDA等官方网站的检索,尚未发现关于我国实施“精准医疗”的红头文件。因此,国家是否紧跟美国步伐,制定适合中国特殊国情的“精准医疗”计划仍然在商 榷之中。

NIH自我解读“精准医疗”计划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现任主任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于1月30日奥巴马提出精准医疗计划当天,在《新英格兰杂志》(NEJM)上发表一篇详尽阐述精准医疗计划的文章。文章中谈到了精准医疗 的短期计划和长期计划,以下是对其解读的图文式汇编。


科学界:杨焕明用6句话概括“精准医疗”


华大基因主席、华大基因学院院长杨焕明依据奥巴马咨文的原文,以及奥巴马本人1月30日的讲话和他的智囊团先后对精准医学的叙述,对奥巴马版的精准医学作了初步的“精准”解读。



一个醒目摆设——彩色DNA双螺旋模型

对一年一度的总统国情咨文期待已久的人们进入会场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无不被摆放在讲台左侧的一个精致的彩色DNA双螺旋模型所吸引,惊喜而又惊讶:这是美国总统纵览天下、陈述国情的咨文,还是一个自然科学家的学术演讲?



可以说,这是奥巴马的智囊团经过深思熟虑,精心策划的高招,其用意是告诉国会及美国人,ObamaPreciMed的科学基础是大家都认同的DNA,而不是突发奇想的任何其它“噱头”。

两个重要贡献——小儿麻痹症的消灭和人类基因组计划

除了摆放DNA模型之外,奥巴马的智囊团可谓逐词推敲,字字珠玑,让奥巴马在发表咨文的有限时间里,简要而精确地全面表述他自己版本的精准医学。




作为科技超级大国的美国,一个多世纪来对生命科学与医学临床的贡献不胜枚举,可是奥巴马的智囊团让他例举的贡献只有两个:小儿麻痹症的消灭(eliminated)和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初步完成。

奥巴马1月30日的讲话中特别引用了一项研究提供的数据:投入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每1美元的回报是140美元。“这一创新已得到巨大的经济回报,为这 一创新的鼓掌绝对没有错”。他还特别提到现在分析一个人类个体基因组的成本只要2000美元,因而“启动精确医学的时机已经成熟,就像我们在25年前所做 出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决定一样”。

美国科学界的另一重要人物,以主办《科学》杂志而具全球影响的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主席Philip Sharp,曾将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和人类基因组计划分别称为生命科学的第一次和第二次革命。而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的David Baltimore近时也对精准医学做了这样的解读:“精准医学的愿景主要是由两项重要技术——DNA测序和基因组技术来驱动的”。

在这一意义上,可以负责任地说,人类基因组计划是奥巴马的智囊团为ObamaPreciMed所准备的科学依据和指导思想。

三种代表性疾病——囊泡纤维化、糖尿病、癌症

美国以至于全球,要应对的疾病成千上万,但奥巴马仅举了三个例子,以欧裔中发病率最高的囊泡纤维化(CF,Cystic Fibrosis)作为单基因病或其他罕见病的例子,把糖尿病作为常见复杂疾病的例子,而把癌症列为“重中之重”,“(精准医学)使我们更加接近于治愈癌 症”。




奥巴马的智囊团为他精心安排了一位27岁的CF患者Bill Elder作为他夫人Michelle的客人出席了咨文演说会。奥巴马在30日的讲话补充说:Bill在20年前便被诊断为CF。几年前,FDA以“特别 通道”批准了一种新的药物,能针对约4%的CF病人的特定突变。Bill于2012年开始使用并立即见效。“这不仅是他个人生命的奇迹,也不只是一个个 案,而是对所有其他人的鼓励”。“这是希望之精神(Spirit of Hope)”。“这不是我们出生时便决定了的宿命,我们能够重新决定我们的生命”。

奥巴马还列举了一种白血病的例子:“在使用了一种新的针对一种特别的基因的靶药物,80%的病人的血细胞恢复正常”。“我们将我们的遗传密码与癌症 进行‘配型’,并成为切实可行的标准,我们决定药物的剂量,将如同测量我们的体温一样方便——这就是精准医学给我们带来的希望”。“精准医学给了我们实现 新的医学突破的前所未有的最好机会”。

四个基本要素——精确、准时、共享、个体化

奥巴马的咨文中,为他的计划罗列了四个要素(精确、准时、共享、个体化):




一、精确(the right treatment)

从2010年开始,奥巴马的科学界智囊团,也可以说是科学界的朋友,就开始设计美国医学发展的新蓝图。

奥巴马在1月30日的讲话中,又将此番表述补充为“合适的病人,合适的时间,合适的治疗”。对于“合适的治疗”,奥巴马举了艾滋病人的例子:“对他 们的基因测试,使医生知道此种新的抗病药物对哪些人会有效,而对哪些人会有不好的副作用。这样受惠的病人现在还不够多,但是会变得越来越多,未来就在眼 前”。

二、准时(at the right time)

美国NIH主任FrancisCollins——奥巴马智囊团的重要人物之一,在随后的一次报告中说了这样一句话“准时就是一切(Timingis Everything)”。所有的医疗只有在合适的时间才是真正合适的,这也体现了预测医学和预防医学的含意,即“五前”:婚前、孕前、植入前、产前以及 症状前这样的合适时间段。

正如奥巴马所言,“要保证我们建立的这一体系能预防疾病,保证健康,而不只是仅仅依赖发病后的治疗”。

三、共享(give all of us access)

ObamaPreciMed的要旨是医学的发展应该使“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家人都更加健康(keep ourselves and our families healthier)”。

共享还意味着“共为”。令奥巴马骄傲的是,“这么多病人全力地支持,今天他们与我们在一起,他们不是袖手旁观,也不想只是放马后炮,他们一开始便帮助设计这一计划。”

确实,Kaiser Permanente(凯撒医疗集团)这些私人医药公司,the Mayo Clinic(梅奧临床)这些大医院,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这些政府相关机构,都已表示对精准医学的支持和参与。

四、个体化(personalized information)

奥巴马并没有贬低或排斥另一现代医学的提法“个体化医学”——“有的场合,有人把精准医学称之为个体化医学”。“每个病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医生们一直都在极尽所能去因人用药。就像你要输血,血型一定要匹配,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

五项具体内容

10天之后,也就是1月30日上午11点19分开始,奥巴马在白宫东厅宣布了奥巴马版的精准医学计划的具体内容,这是对奥巴马版精准医学的最为全面、也是最为“精准”的自我解读。

一、启动“百万人基因组计划”(资助NIH 1.38亿美元)。首先要征集100万的志愿者并做好队列(cohort)及对照。建立与临床有关的“史无前例的大数据”,收集基因组数据与临床信息。

二、寻找引发癌症的遗传因素(资助NCI 78万美元),即继续美国的已经开始的癌症基因组研究计划,即TCGA(The Cancer Genome Altas)计划。

三、建立评估基因检测的新方法(资助FDA 1000万美元),特别是对新一代测序技术的评估和审批通道,以及保护知识产权与有关版权的管理,以保证精准医学和相关创新的需求。

四、制定一系列的相关标准和政策(资助ONC 500万美元)。从第一天开始,就要努力保护个人隐私和各种数据的安全。

五、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公私合作)。“我邀请企业家和非盈利组织来帮助我们”。



正如有些人说的,ObamaPreciMed的五项具体内容可分为三部分:一是科学内容(百万美国人测序与癌症基因组);二是政府功能的相应改变及法规标准的建立;三是公私合作,社会参与。

六条助读信息

一、ObamaPreciMed在国情咨文中的位置,放在美国政府为“21世纪经济布局”之中,列在互联网之前、基础设施和扩大出口之后,这是值得 特别注意的。ObamaPreciMed确实得到了民主、共和两党的共同支持,这是非常难得的。他还引用新选任的共和党议员Bill Cassidy的话:精准医学是“一个希望无限的领域”。

二、奥巴马的智囊团随后发表的讲话与文章,有助于对ObamaPreciMed的精准解读,也进一步说明这是他的智囊团蓄谋已久、精心策划的。

NIH现任主任Francis Collins和前任主任Harold Varmus一篇题为“精准医疗的新计划”的文章,几乎与奥巴马的讲话同时发表(2015年1月30日)。奥巴马的科技顾问委员会主席之一Eric Lander在同一杂志(ENJM)上发表的(2015年3月13日)“大力推进并规范精准医学时代的基因组检测(Cutting the Gordian Helix——Regulating Genomic Testing in the Era of Precision Medicine)”,就政府监管问题作了进一步的强调。NIH主任Francis Collins在2月11日的一个讲话中,也对ObamaPreciMed作了进一步的解读。

三、“21世纪的医学”有多种不同的提法,为人熟知的有4P+TIDEST(Prediction, Prevention, Participation, Personalization和Targeted,Integrated,Data-based,Evidence- based,Systems Medicine,以及Translational Medicine),都力图反映新特点,引领新方向,但都有不妥之处或误导之嫌。可以说,ObamaPreciMed对4P,Targeted和 Data-based Medicine兼容并蓄,与Integrated,Evidence-based,Systems Medicine这几个略欠新意的提法也不冲突。奥巴马这次改用“精准(Precision)”,想必自有他更深层次的考虑。然而,也许更为值得注意的 是,在他自己与所有智囊团成员的表述中,只字未提风行一时的“转化医学”。

四、将精准医学写入较为重要的文件,最早的也许是2011年11月1日以美国医学院(The Institutes of Medicine)名义发表的那个“向着精准医学迈进(Towards Precision Medicine)”的报告,第一次对精准医学做了全面、详细的叙述,其要点是对疾病进行重新“分类”基础上的“对症用药”,创建生物医学的知识网络和疾 病的新的分类分型(Building a knowledge network for biomedical research and a new taxonomy of disease)。而其中与精准医学有关的内容是由人类基因组计划的重要负责人Maynard Olson组织起草的。

五、迄今,对ObamaPreciMed提出公开异议的,据报道也只有美国科学界的另一大牛Craig Venter。实际上Venter的原话只是说认为奥巴马所说的“公私合作分享信息”这一点是天真的,而未见其对任何其他方面有所批评,也未见诸如“新瓶 装旧酒”,“只是变换名词”之类的讽刺之语。

六、ObamaPreciMed的可能“风险”,也许正如一位一直对精准医学提法颇有微词的美国知名科学家对笔者所直言的那样:奥巴马所说的精准医 学有他明确的科学含义和具体内容。但这一提法的“危险”之处,是所有那些徘徊多年,停滞不前,投入巨大,成效甚小的没有希望的重复研究,可能会借“走向精 准”而改头换面,或“新瓶装旧酒”或“借奥之瓶装已之酒”。回顾历史,这也许是我们最应该注意和值得深思的。

最后,杨焕明教授认为可以把ObamaPreciMed概括为:以DNA和HGP精神为主线,以小儿麻痹症为先例旨在消灭单基因病,并以百万人的基 因组和临床信息的大数据来支撑癌症与其它多基因病研究,改变政府支持及监管方式,强调企业参与的重要性,发动全社会支持的大型前瞻性项目。

“企业界”龙头药明康德对精准医疗计划的解析

精准医疗是最近的一个热词。不论是中国还是美国,近期都推出了各自的精准医疗计划。那么精准医疗是什么?和过去又有什么不同?作为CRO的龙头同时也进军了医疗领域的药明康德在其微信公众号中也对这一热词进行了解读(见下图)。

企业界后起之秀泛生子对精准医疗的解读

泛生子阎海教授认为,精准医疗的实现是一个太复杂的模式,每一个病人的情况都不同,一个医生很难有这么全面的知识,因此每一个疾病都需要一个专业的 团队做管理和实践,全球范围内也都还在探索阶段。将疾病分子变化机制,生物信息大数据,临床用药,专业医疗知识,健康管理等相关信息整合才能真正实现精准 医疗。

站在中小企业的立场,他还认为,精准医疗这个事情国家特别支持,领导人和政府非常重视。我国人口多,样本量大,有很多伟大敬业的医生和科学家致力于探求疾病机理并造福患者,我国很多疾病的研究都非常可能走在国际的前列。

媒体界:我国是否应该等候“精准医疗”计划?

唱赞歌者认为,由于以往的基因组学研究虽然也有临床应用的价值,但是科学目标更多的设定为解码人类基因组这部“天书”本身,而非应用;“精准医疗计 划”是一个新的开始,是直接以基因组学的技术和知识的积累、应用为目标,如果“人类基因组计划”是基础研究,那么“精准医疗计划”就是“转化”研究了,经 过这个“转化”过程,最终实现人类基因组计划最初的设想,让每一个人从自己的基因组信息中获益。

中立者认为,“精准医疗计划”实际上是从“人类基因组计划”开始的一系列大型基因组研究计划的延续,尽管精准医疗将更具个性化,但是它仍不能取代现 有肿瘤学中成功的领域——预防、诊断、筛选有效方法和治疗。精准医疗能提供一个强大的框架方案,加快其在不同领域的应用,最明显的是遗传疾病和传染病领 域,在其他疾病和环境响应中也已获得积极反馈。

反对者认为,既然英国美国这些富国在大规模测序基因组了,这种大规模的测序工作看起来是简单重复,且花费巨大;基因组测序的数据也没法专利;大量的投入无法兑现成“经济效益”,那么中国完全可以“坐享其成”,等待他们公布数据。

站在科学的角度,英国和美国的基因组研究或许会让全人类获益,但是黄种人的基因组与白种人存在差异,从各种大型基因组研究和临床研究中都能得出同样的结论,黄种人需要自己的大型基因组学数据做基础,才能做好黄种人自己的“精准医疗”。

同一主题附件字上面广告

QQ|关注生物秀|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生物秀 ( 沪ICP备12005474号-6 )

GMT+8, 2019-10-22 16:17 , Processed in 0.043815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